桃色杏色樱色

7.0

主演:奥仲麻琴 岐洲匠 铃木优华 高田里穗 小田井凉平 喜矢武豐 

导演:酒見顕守 

桃色杏色樱色剧情介绍

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杏和有香是好朋友,杏在酒会上大醉呕吐的时候…被一个不认识的帅哥看到了!像逃跑一样离开了那个场合的第二天,在公司突然再会!拉开序幕的“不起眼的四角关系”的结局是?成人男女4人编织而成的 详情

杏色配什么肤色好看

-----------------演绎--------------------- 人物:莞贤妃、醉染画 浮贵人、阮清瓷 晴顺婕、墨染痕 惠嫔、伊雪韩【人物按顺序出场】 时间:夏 地点:紫雨阁 事件:随机 戏种:随机 --------------禁插,闲聊加P----------------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璧辉映日如阳,金锁携玉脖嗤嗤作响】 【金丝挽金雀鸳鸯束,眸浮溅轻轻波,丹霞倾泻杏花靥,粉嫩无胭脂,似仙似神】 【睫如百瓣杏花,微微服帖眼眶。淡妆红颜羞,笑藏戈壁日】 【沙袖飘飘,挥洒淡漠黯然,躲藏万般无奈。心险些灭迹】 【渐渐浮厝隔日异色,唇角宛然轻扬,眼眸黯然无光】 【手持扇,俯座倚栏。燕啼叫,笼中物可怜白发迟】 【听与新宠浮贵人请安,冷冷一笑,摆手示意进】 浮贵人、阮清瓷 『身着浅蓝色衣裙,琵琶袖,锈着淡雅的兰花,清秀脱俗,面色红润,樱唇桃色,如墨般的青丝垂在胸前,头叉一支玄铁珠钗,眸子清透』樱唇微启:清瓷参见贤妃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银丝牀青丝,牟燕如钩似寒月,微微斜眸】 【手握金锁捏得眉头紧锁,牡丹展开如笑靥如花的恶魔,叫人寒碜】 【缓缓起身,叹了一口气,冷冷启唇】贵人怎么现在才来,可已经日上三竿了啊,难不成贵人不希望看见本宫吗 【手拍桌,怒意升起,转身,招手示意】 浮贵人、阮清瓷 『听便,心中微微一颤』 『碧眼以有慌张之色,想了一会』答:贤妃恕罪,清瓷近来稍染风寒,这才来晚,并不是不想见到贤妃,望贤妃莫怪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如意吉祥宏伟金百面,红颜哪知此日重】 【明霞微升,映日红斜照玉体,似画似韵。脸光色泽淡红,显是怒意太过烦躁】 【半面淡妆浅得苍白,袖遮脸,不让外人细看。杏花瓣被风吹起,服帖在宫裙,淡青色宫装缓缓随风飞舞】 【眼眸微颤,手握拳。心急之下,将桌子打翻,茶杯流泻红色液,缓缓起泡,毒如心】 【冷冷斜眸瞟,笑靥如花,启唇】本宫招手示意叫你退下,你为何不退!难不成本宫还使唤不动贵人你啦! 【沉思一番,冷笑,如梅花凋零盛景】风寒?贵人得了风寒,就可以目中无人,无视宫规所在吗?看来贵人是太过娇宠蛮悍呢! 【晴日霹雳,浓密舒展,眼角轻扬,如轻烟不知是浅是深】贵人你说本宫说得对吗? 浮贵人、阮清瓷 『贤妃怎如此生气,难道多日不曾侍寝怪罪于我吗』 『听便,面不改色得道:贤妃为和如此生气,小心吓着皇上』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金锁缠挂玉脖使人心生烦躁,手缓抬,抓住碧丝金锁,随即将它狠狠拔下,仍在地上,冰冷的触感消失灭迹,心中接近疯狂得笑】 【红颜薄命,叹息在气息中摇摇头,红颜粉黛终究躲不过残酷的命运,故为四大红颜,哪个不是含恨终身】 【想王嫱为汉与匈奴和解,放弃自己的终身幸福远嫁塞外,因王嫱深知宫中如地狱,还不如离开这是非之地】 【貂蝉闭月,身处三国,兵荒马乱之地,却能苟且活下,竟能使吕布、董卓父子反目成仇,可最终红颜薄命】 【西施浣纱,使鱼自甘沉落,与大夫范氏相爱,可却因容貌出众,变成了吴越之争的牺牲品】 【玉环羞花,是四大美人中最为幸福的一人,倘若我能像她般,曾经幸福,也便足以】 【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何须作茧自缚,怒意消退丝丝】呵,贵人可真是伶牙俐齿,难不成在贵人心中,本宫就是如此可怕只人吗!还用皇上来威胁本宫,你真是胆大包天啊!不过贵人可别想逃脱,你的一言一行,可犯了不止一条宫规,足以处死! 【红颜如月寒舍,刺骨般冷清】来人!浮贵人不守宫规,但本宫看她还年幼无知,就将她杖打五十打板以儆效尤! 晴顺婕、墨染痕 —、一袭翩翩衣裳、秀着淡雅的梅花、粉色的衣袖、细腰上扎着碧玉腰带、黑发束起、扎一支金簪儿、莲步轻摆、有些摇摇欲坠、惹人怜爱、微微皱眉、 —、步入她们之间、欠身「晴顺婕来此、请贤妃娘娘恕罪、叨扰仂贤妃娘娘、」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娇颜容美如昔,斜眸看下金锁孤零零,红颜无羞,不知何须日】 【金笼鸟微叫声啼,方才的一番怒气,随着声声残叫,缓缓消退】 【哪知一场风波又要翻腾涌起,缓缓摇头】 【看见梅花吐艳,仿佛日前缠绵还萦绕耳畔】大胆顺婕!本宫在这等候多时,连迈出门槛一步,都犹豫不决,就是怕你们这些新人目无法纪,如今走了个贵人,现在你又来自寻死路不成?还有梅花宫中代表为贵妃象征之物,怎么不把本宫放在眼里,还要想爬到本宫头上不成! 【将金笼打翻在地】 晴顺婕、墨染痕 —、「呵、难道贤妃忘记仂、我和清瓷上次被贤妃娘娘紧闭、三日没出阁、再加上没接阳气、两人便感风寒、再加上我的风寒比较严重、所以只好派奴才来通报一声、难道贤妃娘娘忘记仂」语毕、捂嘴轻轻咳仂咳、 晴顺婕、墨染痕 —、作惊讶、将在袖间梅花轻轻撕下、「染痕只是觉得这梅花不喂风寒、坚强、所以染痕便对这梅花情有独钟、方知如此、为病洗尘、望娘娘恕罪」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呵,此人看来不知天高地厚,桃花溅逝水波雾,夜揽花乔梅花红,彩霞蝴蝶夺目**,飞燕还巢日,碧玉金锁弦挂悬】 【地天龙**燕翅,凝脂烟花黛,彩霞美如昔。繁花千日颦笑浮华】 【心中如狂风暴浪,彩间似蝶飞,美眸降息,渐渐开口】呵,顺婕还真是天真,以为将梅花摘就无事吗?本宫告诉你,要将你身上的衣服都狠狠撕掉!还有本宫还未说完,你插何嘴,怎么心痒痒?想给本宫一个下马威?! 浮贵人、阮清瓷 『听便,慌张说道』 清瓷知错,清瓷知错,贤妃不要赶走清瓷,望贤妃开恩,不要赶走清瓷『说罢,传来丝丝抽泣』 惠嫔、伊雪韩 --【一身淡蓝色连衣裙,头带珍珠簪子,显得清新来到紫雨阁,见清瓷被训,忙上前道,附身道】贤妃娘娘吉祥,贤妃娘娘请饶恕浮贵人吧,她无心犯错的,只是一时糊涂,请贤妃娘娘饶恕她吧 晴顺婕、墨染痕 —、「望贤妃恕罪、染痕入宫不多日、礼仪未熟、望娘娘恕罪」微颔首、放下语气、对贤妃说道 惠嫔、伊雪韩 --【见顺婕也被训忙道】贤妃娘娘汝大人有大量,看在顺婕礼仪未成熟就原谅她吧,这样才能显得你有度量啊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胭脂浮华青丝揽月间君不何兮日,金丝玉脖璧辉相映照娇颜彩霞纷飞日。龙舞飞旋靥如花,昔日百瓣杏花谢】 【金簪作响,步摇风扇椅座旁,缓缓招手示意将晴顺婕带下去】 【珍珠赴日昔日红,梅花三弄姒百靥,杏花如瓣】怎么惠嫔,你也学她们一样至今才来呀,本宫以为你是凭空消失啦,本宫告诉惠嫔你,请安之事绝不能拖延,本宫也不能偏袒任何人,所以你看看你是直接领罚还是跪到明日?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美入昔日淡渐扶腰,浮华醉妖娆,金丝缠绕发丝,不理红尘事】呵,如果本宫不一起让你们领罚,那才显本宫没度量,我想惠嫔进宫多年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为了度量,让犯了宫规之人逍遥法外,你说本宫会做吗? 【质问的口气步步逼近】 惠嫔、伊雪韩 --【闻贤妃言言道】贤妃娘娘,吾便不知道需要请安,吾是不请自来,不要被罚,贤妃娘娘还是旧话重提,饶了顺婕和浮贵人,这样才能体现你为人和善 惠嫔、伊雪韩 --【见贵人在次求饶,道〕人非圣贤,熟能无过,贤妃娘娘你敢说你从无犯错吗,所以吾在次提醒贤妃娘娘饶恕她们 --【吨倒,在言】贤妃娘娘,你贵为难道不知道贤德要为先吗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叶如华,碧玉金锁垡头悬挂,如隔日色】 【华裔迟绕,梅黛红楼,彩霞夺目】 【猛然站起,直接扇了惠嫔一掌,至高无上般勿扰,冷冷开口】呵,进了宫就要视太后、皇上为一切,而这宫规是太后定的,你叫本宫放过,是不是惠嫔让本宫无视太后存在?!看来不给惠嫔一个警戒是不行的! 【缓缓入座,随后宫女递来一杯清茶缓缓入口,继言】你们看看,本宫都气累了,你们都没给本宫递一杯茶水,看来你们连一个小小的宫人都不如! 惠嫔、伊雪韩 【现在是不是后宫已经无须讲理了,被贤妃打,但仍就里直理直气壮,】贤妃娘娘凡是都要讲道理,你要做的好我不会无视与是,是汝做的不好,提到太后,若太后知道你这样不讲道理,汝会怎么样,就不知道了,生气是不好的,只有心胸宽大气才会顺啊 浮贵人、阮清瓷 见晴顺捷、惠嫔被拖下水,心中愧疚之极 『贤妃娘娘,她们只是为了清瓷被贤妃责罚,请贤妃放过她们』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伊人浮华渐茂,洛神宓妃风骚一日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一切也只是曹植作茧自负】 【沿上燕裳轻易飞落,携带一串失望意浮华】呵,太后严谨,本宫就是太后一手调教出来,你说本宫不讲理,那也是转个角来说与太后咯,本宫还未治你口出狂言之罪,本就很好,可你却藐视太后,此罪绝不能免! 【眼皮微倦,缓缓开口】罢本宫今天也被你们气累了,看你们是初犯暂不追究,你们暂且回去,不过必须有一人受三十大板,你们自个决定吧 【倚躺望月,微微闭眼】 惠嫔、伊雪韩 【见贤妃娘娘,要有一人受三十大板,为救顺婕和浮贵人,出面道】吾愿意受这三十大板,贤妃娘娘 浮贵人、阮清瓷 此祸是清瓷闯出,清瓷甘愿受罚,望贤妃莫怪罪于他人,清瓷受罚过后,望此事莫再追究 惠嫔、伊雪韩 【见浮贵人言,道】我们是好姐妹,难道看你有事能不里吧,你们别在推了,由我受这三十大板吧,贤妃娘娘下旨吧 莞贤妃、醉染画 【缓缓闭眼入睡,轻盈飞舞的蝴蝶停在金步摇上】 【嗤嗤作响的金锁早已停罢】 【缓缓招手,示意退下】 【慢慢熟睡】 【侍女看不下去,缓缓上前言道】各位娘娘请回吧,娘娘无意责怪你们 【不知璧辉日照红】 -------------------结束---------------------希望对你有帮助!



服装翻译专业术语(日语篇)

应该是叫桃色,或者是樱色

猜你喜欢

桃色杏色樱色